慈文传媒(002343.CN)

《山河令》大爆难救慈文传媒 今年一季度亏损扩大

时间:21-04-16 07:24    来源:新浪

2020年初,《山河令》大爆,双男主龚俊、张哲瀚因此从曾经的娱乐圈小透明一跃成为圈内顶流,微博粉丝一夜暴增数百万,综艺邀约、商务代言不断……然而,作为将《山河令》打造成爆款的推动者,出品方慈文传媒(002343)当前的处境并不乐观。

4月14日晚间,慈文传媒披露了2020年业绩快报暨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指出预计2020年实现营收6.74亿元,同比下降42.45%;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降幅高达313.02%。

同日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报告期内,慈文传媒预计亏损1500万-2500万元。

从《花千骨》到《老九门》,再到《楚乔传》,慈文传媒曾有过高光时刻,被业内称为“爆款制造机”。然而,近年来,该公司的声量渐小,直到今年一季度的《山河令》大爆才又再度走到了市场的聚光灯下,但呈现给观众的已是另一番风景。

图片来源:慈文传媒官方网站图片来源:慈文传媒官方网站

电视剧积压两年

这是一份远远不及市场预期的业绩快报。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1月29日,慈文传媒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度的营业收入为7.5亿-8.5亿元,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05亿-2.65亿元。

据此计算,6.74亿的营收低于彼时预计的营收下限约0.8亿元,3.5亿元的净亏损则较预计的净亏损上限还高出近1亿元。

对于业绩出现大幅下修的主要原因,慈文传媒方面解释称,主要是受2019年已交付播映带的一部当代题材大剧未能在2020年播出的影响,且在公司披露《2020年度业绩预告》之后,至今仍未能播出。互联网播出平台与公司协商将该剧的采购模式调整为全版权(包括: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放映权、全渠道海外发行权等),并对采购价格进行了调减。同时,公司与电视台协商解除了双方已签署的电视剧播映权许可使用合同,该剧的发行价格也随之进一步调减。

具体影响体现在,慈文传媒根据目前进展情况,对该剧预计可变现净值进行了测试,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约1.25亿元,从而对公司2020年度收入及利润造成了重大影响。

究竟是谁拖了慈文传媒的后腿?

《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公司披露的信息发现,该剧可能是此前曾出现在2019年东方卫视片单中的《风暴舞》。公开资料显示,该剧是由陈伟霆,古力娜扎领衔主演的都市谍战剧。

2019年6月,在回答投资者提出的“《风暴舞》定档暑期在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播出一事是否属实”时,慈文传媒董秘还曾直言:“该剧预计在年内(2019年)播出,具体播出档期在沟通中。”

然而,近两年过去了,《风暴舞》迟迟未曾官宣定档。不过,前段时间有消息称,积压了两年的《风暴舞》有望于近期空降爱奇艺。

对于电视剧迟迟未播影响到业绩的原因,有资深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片方是交付播映带就可确认收入,因此即便剧尚未播,但收入早已确认,这也为后续的业绩埋下地雷。“此前卖了近12亿元的《凉生》因为播放不及预期被删减降价,也导致后期需计提相应的减值,影响后期报表”。

该人士还指出,当前这种收入确认的方式已经改变,一般需等电视剧播出后方才可以确认收入,影视公司的业绩就更能真实反映实际经营成果。

一季度未能扭亏

事实上,由于《山河令》大爆,市场一度对慈文传媒的一季度业绩充满期待,但最新披露的业绩预告却让不少投资者大跌眼镜。

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报告期内,慈文传媒预计亏损1500万-2500万元,而上年同期为亏损1538.34万元;基本每股收益为亏损0.0316元-0.0526元,上年同期为亏损0.0324元,亏损情况较上一年扩大。

言及亏损的原因,慈文传媒在公告中指出,一方面是由于影视项目生产的周期性及在收入确认上存在一定的季度性波动等,报告期内,公司影视业务确认收入的项目较少。另一方面,报告期内,因游戏行业受到国家政策严格管制、游戏产品更加向头部公司集中,公司游戏及相关业务实现业绩较上年同期亦有所减少。

“《山河令》究竟确认收入了吗?”这在雪球等投资者平台上引发了广泛讨论。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发现,根据慈文传媒今年1月29日披露的新准则下收入确认影响的公告,电视剧销售收入的确认规则为:当与购货方签订协议,根据合约条款交付经电影电视行政主管部门审查通过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播映带或其他载体,并于购货方获得前述载体控制权的时点时确认收入。

具体来看,对于在交付播映带或其他载体后,购货方可以主导播出时间的,在交付播映带或其他载体时作为控制权转移时点;对于合同中约定上线播出时间且购货方无法主导播出时间的,在交付播映带或其他载体并于电视剧开始播映的时点作为控制权转移时点。

“因此,无论是以交付播映带还是电视剧开始播映的时点作为控制权转移时点来看,《山河令》都应该是确认收入了,不知道业绩为何还会如此?”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对于《山河令》的收入确认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慈文传媒方面,但截至发稿前,其并未予以回复。

曾多年未出爆款

如果说电影圈的“爆款制造机”有北京文化,那么,慈文传媒就曾是电视剧圈的顶流片方之一。

2015年,《花千骨》受到热捧,主演赵丽颖一跃成为圈内知名小花旦。作为制作方,慈文传媒也在这一年通过借壳禾欣股份登陆中小板。

随后几年,慈文传媒迎来了快速发展期,推出了《老九门》、《楚乔传》等热播剧,一时间声名大噪,业绩也随之大涨。2015年至2017年,公司分别实现净利1.99亿元、2.9亿元、4.08亿元。

转折点出现在2018年。这一年,慈文传媒净亏损高达11亿元,主要是因为此前并购的赞成科技出现商誉爆雷。

2015年11月,上市不久的慈文传媒将目光瞄向了游戏领域,斥资11亿元收购了移动互联网游戏运营平台赞成科技。彼时,赞成科技承诺,2015年、2016年、2017年实现8000万、1.1亿和1.3亿元的业绩。这三年,赞成科技净利润分别为8627万、1.27亿和1.19亿,仅2017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然而到了2018年,游戏监管政策收紧,游戏版号审批暂停,赞成科技的新游戏业务陷入停滞,慈文传媒因此受到拖累,当年计提8.66亿元的商誉减值,公司整体净利为-11亿元,同比下降367.26%。

并购业务爆雷的同时,公司的影视主业也走下坡路。

《楚乔传》之后,《山河令》之前,公司已长时间未有爆款推出,曾经的“爆款制造机”慢慢掉入第二梯队,而竞争对手华策影视则来势汹汹,热播剧频出。

“一家影视公司要长久发展,不能依靠爆款,这有很大的赌性,是完全无法预料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如今越来越多的公司意识到播出平台和观众更加愿意为精品剧集“买单”,爆款可遇不可求,但剧集的质量底线是可控的,慈文传媒可以在这方面多下功夫。

此外,《国际金融报》记者还注意到,2020年半年报显示,慈文方面投资出品的多部剧集以网络端的播放为主,电视端占比较少。有熟悉慈文传媒的投资者表示,湖南卫视自《楚乔传》、《凉生》后已经好久没有合作,东方卫视则从《老九门》后便没有上线过新剧,此前现身片单的《风暴舞》也积压两年未播出,可见,慈文传媒的播出渠道过窄。

“一般而言,电视剧业务作为TO B业务,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受制于下游更为强势的视频网站平台或电视台。”一位长期关注影视行业的投资人士告诉记者,未来,慈文传媒将如何拓展和维护与卫视方面的关系或将是其所面临的课题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业绩压力之下,慈文传媒也在积极拓展多元化业务,适应时代的变化。例如,一向主攻电视剧的慈文传媒投资了今年春节档影片《人潮汹涌》;3月,其发布公告称,与咪咕文化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多个领域展开合作。

此外,慈文传媒还在谋求影视城的布局。据悉,今年1月,慈文传媒发布公告称,上海慈文计划在梧桐湖新区投资建设“慈文吴楚影视城”,该项目建设期预计投资总额30亿元,占地700亩,分两期建设,8年建成。对于这项业务,慈文公司负责人此前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在提升核心业务的同时,拓展泛娱乐产业链,是公司的长期发展战略。

记者 沈玉洁